User Image sohu 1天前    2阅读  0评论  0收藏  

原标题:朱永新:用儿童阅读去塑造儿童美好的人格

看点:苏州大学教授、新教育发起人朱永新先生在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第37届世界大会上发表了题为“以童书构建世界未来”的主题演讲”。他认为,儿童阅读的程度,决定了人类精神的高度。在这个意义上说,儿童阅读决定着人类未来。所以,我们必须重新回到儿童,认识儿童,关注儿童阅读。“儿童阅读让儿童的精神世界变得更为美丽。作为阅读推广人,也要用儿童阅读去塑造儿童美好的人格,更要用儿童阅读去创造这个世界的美丽未来。”朱永新说道。

朱永新,教育学者,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新阅读研究所创办人,国家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共同发起人,中国阅读三十人论坛共同发起人,国际阅读推广IBBY-iRead奖得主。

以下为朱永新先生在第37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世界大会上的演讲。

尊敬的主席先生,各位朋友:

大家好!非常荣幸,有机会给大家介绍我和我的团队这些年来在儿童阅读方面做的工作。

儿童阅读的重要性正如儿童本身一样,长期以来没有受到真正的重视。

其实,人类文明的王冠之上,最为娇嫩也是最为美丽的那颗珍珠,就是儿童的精神世界。

童年一闪而逝,儿童瞬间成人。

童年的长度,决定了国家的高度。

阅读的广度,决定了文明的高度。

儿童阅读的程度,决定了人类精神的高度。

在这个意义上说,儿童阅读决定着人类未来。

所以,我们必须重新回到儿童,认识儿童,关注儿童阅读。

01

我的童年如此阅读

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从自身的童年阅读开始。

从我个人而言,我的童年阅读体验,有些特殊。

我的父亲是一位小学老师。从我读小学开始,他每天早晨5点左右把我从床上叫醒,练习写毛笔字,早餐以后和他一起去学校。虽然没有成为书法家,但是我养成了每天早起、读帖、练字的习惯。早起,是父亲给我的最大的一笔财富。每天,我比许多人多了2-3个小时的阅读写作时间。

我的母亲是一位乡镇招待所的工作人员。我们全家住在母亲工作的地方,帮助她一起打理招待所的许多事务。那时家里没什么书,我除了拼命去搜罗、寻觅周边的图书之外,南来北往的客人们随身带来的书籍,就成为我最初的读物。因为许多客人第二天就要离开,我往往不得不连夜读完借阅的书籍,养成了快速阅读的能力。

早期阅读对一个人有着刻骨铭心的影响,塑造着一个人的精神趣味与人格倾向。所以,所有的童书,都是预言书,或多或少地预测着未来。

也正是这样的早期阅读,塑造了我。让我身处小镇,却对大千世界有了强烈的好奇。

后来我在1978年考上大学,这和我童年养成的阅读能力密切相关。当然,上大学后有了图书馆,读书的环境就大大改善了。我几乎每天清晨5点半起床跑步、读书,每天下午一下课就去学校图书馆抢位子。我记得,当时在大学里,除了各种与专业相关的经典名著之外,还读了大量文学和传记类书籍。其中给我影响特别大的一本书是日本医学改革家德田虎雄的自传《产生奇迹的行动哲学》,讲的是作者怎样从一个日本农村的普通孩子成长为优秀的医学改革家的故事。同是农村普通孩子的我当时就确信:只要追寻自己的梦想,任何人都能够创造辉煌;追寻伟大的灵魂,普通人也可以走得很远。

推动阅读,推进教育,就是我的人生梦想。阅读是广义的教育,教育是专业的阅读。

在我的写作中,关于阅读的思考、阅读理念和方法的传播,是主要内容。历年来,我写作的一系列以推动阅读为基础的专著,已经翻译为英语、法语、德语等27种语言正式出版。2016年,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团麦克劳希尔出版了16卷本的《朱永新教育作品》,其中就包括《我的阅读观》等阅读专著。

02

指导父母推动儿童阅读

儿童阅读的最早也是最重要的启蒙者,就是父母。

2003年开始,我倡导在参加新教育实验的学校中成立“新父母学校”。“新父母学校”以家教讲座和亲子阅读为抓手,不仅帮助数十万儿童从此生活在书香家庭之中,而且在此过程中,许多深受其益的父母,都成为了优秀的阅读推广人。

推动父母和孩子进行亲子阅读,必须对父母进行一系列指导。我从2012年初开始,亲自撰写“新父母晨诵”和“童书过眼录”,就是以阅读为中心、以解决各种家庭教育问题为目标的阅读工程。直到今天,在每一个工作日的早晨,我都会围绕家庭教育、阅读等内容,为父母发布数百字的短文。如今累计阅读量已经超过四亿。

以“新父母晨诵”的内容、《中国父母基础阅读书目》《中国幼儿(小学生、中学生)基础阅读书目》等一系列研究为基础,由新阅读研究所研发了“儿童阅读校园(家庭)整体方案”,该方案以一所学校或者一个家庭为单位,从不同年龄儿童、教师、父母所阅读图书的选择,到阅读课程的辅导,到后期阅读成果的反馈,都专业、规范、容易操作,深受信赖。经过反复小范围研究、实践,即将对社会公布。

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进一步提高了亲子阅读、家庭阅读、父母阅读的重要性。我和相关专家学者共同发起了“新父母书院”,准备以更有体系的内容,以信息时代的便利,为父母们提供更多有效的指导。目前筹备期间已经吸引了15万名父母,准备更深入地引导父母推动儿童阅读。

03

培育教师推动儿童阅读

教师,毫无疑问是儿童阅读中至关重要的关键一环。

对于儿童而言,广义的阅读无处不在。阅读亲朋好友,阅读河流山川,儿童的心灵每时每刻都在汲取养分。

对于儿童而言,狭义的阅读不可或缺。帮助儿童认识世界,形成对人生、对社会的基本态度和价值观,阅读是最主要的路径。

所以,作为成人,尤其是作为教师,我们呼吁在阅读之中,要给予儿童更多的光芒。

如果教师在阅读中给予儿童更多光芒,这种外在的光芒将与儿童内心的光芒交相辉映。它产生一种蓬勃的希望,一种源源不绝的力量,将成为改变世界的火炬,引领我们不断的向前。

我在2000年发起的新教育实验,二十多年来的行动之首一直是:营造书香校园。我一直对新教育同仁说,即使新教育其他事情什么都没有做,能够真正地把阅读做好,能够通过学校的阅读来撬动中国全社会的阅读,也就非常了不起了。

在书香校园的建设中,对教师开展师生共读的指导,是重中之重。

为此,我们开展了专项的“领读者培训”。该项目从2014年开始至2019年,以系统的阅读课程,分梯次培训出各级别的阅读推广人2000余位。在2020年疫情下,我们由“新教育种子计划公益项目”把相关教师阅读培训改到网上举办,仅仅在2020年7月13日至8月23日,就通过网络培训了44426名教师,总观看人次109万,总点赞632.6万次,教师们共提交听后感文章11617篇。其后我们启动了“新教师书院”公益项目,准备带领更多教师在教师阅读、师生共读的工作上,更加持续有效地进行,目前已经汇聚了7万多位教师。

2011年开始,我们为比较成熟的阅读教师们启动了“新教育萤火虫亲子共读公益项目”,该项目立足教室,辐射社会,为优秀的阅读教师搭建平台,协助教师带领父母、孩子开展阅读活动,到现在已经先后成立104个城乡工作站,举办各类免费公益活动1万多场,在全社会形成了良好反响。

2005年,《中国教育报》评选我为“推动阅读十大人物”,其后,新教育的老师们几乎每年都在获此殊荣。中国有1600万左右的教师,每年遴选10位获奖人,几乎每年至少有一位,最多的一年有4位新教育人入选。这个小小的案例说明在阅读推广方面,新教育的确是走在最前沿的。

04

研发课程推动儿童阅读

儿童阅读真正要扎根,必须要有课程。

多年前我曾经归纳过几条阅读理念:“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才能成为真正的家园,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才能拥有共同语言共同密码共同价值共同理想。”

但是,仅仅有理念,甚至哪怕在此之上建构出理论,也是远远不够的。真正推动阅读,必须有落到实处的课程。

在儿童阅读课程的研发上,我带领团队完成了两大工作:一是书目研制,一是课程深化。

我们吃过的食物和我们读过的书一样,既塑造了口味,也塑造了自己。这是一个互为依赖互为作用的过程。怎样的书,会培养出怎样的读者。阅读的高度,决定精神的高度。要让孩子真正热爱阅读,我们要创造出真正能够打动儿童心灵,既有意义又有意思的书籍。这些童年之书,将成为儿童的精神宝藏,也是新世界的萌芽。

我本人是一个教育学者,对书目的研究,是从教育的角度出发。

因此,选择儿童图书,重要的是从积极的角度进行遴选。引导儿童阅读,也要从积极方向进行引领。

也因此,每一套书目,都以严密的逻辑构建出知识体系,都以后续的导读进行比较细致的分析。这样也就意味着,每一套的书目,其实就是一个普及版的简单课程。对于我们研制的书目,我特别邀请的著名学者于光远先生当年评价说:一个书目的价值绝不亚于一条高速公路。

从1995年开始,我邀请了专家学者开始研制了第一套面向大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的阅读书目。这是我们研制的第一套书目,也是中国第一个系统的基础阅读书目。

从2010年开始,到2016年,历时六年中,我亲自组建的各个专家项目组,顺利完成了以幼儿、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父母、中小学教师、企业家、公务员9大书目构成的《中国人基础阅读书目》。书目陆续发布以后受到媒体和专家广泛赞誉。曾荣获国际安徒生奖的曹文轩教授等称为“中国最好的儿童阅读书目”,“虽然可能有遗珠之憾,绝对没有鱼目混珠”。

2016年开始,我再一次组建团队,主持研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中小学学科阅读书目》,截至今年年底,将全部完成。

2019年开始,我主持并启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中小学项目研究阅读书目》,就中小学生进行项目学习提供阅读书目,首批已经启动航空航天、大气科学、电影、戏剧等20余个书目。

这三大系列书目为儿童阅读提供了地图,而且每个书目之中、三大系列之间,又形成了由浅入深的阅读梯次,为儿童阅读的后续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支持。

此外,我还和中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主持研发了中国第一套面向中国盲人的有声阅读材料和听读工具,为推进弱势人群的阅读做了工作。我们还正在紧锣密鼓地研发《中国特殊教育儿童基础阅读书目》。

同时,如何进一步深化、细化儿童阅读课程,如何让课程和儿童生活紧密融合?我创办了新阅读研究所并担任研发专家,带领团队逐步完成新教育“晨诵 午读 暮省”儿童阅读核心课程体系的探索,是这二十一年儿童阅读的智慧结晶。我们研发的晨诵读本《新教育晨诵》《新教育晨诵365》、午读读本《新孩子》《给新孩子的中华传统故事》系列童书,以全新的教育理念、知识体系为体系,荣获了诸多奖项,备受儿童、教师、父母、出版方、专家学者等多方的广泛好评。

专业阅读课程的运用,在我们的儿童阅读推广中,取得了奇迹般的效果。在中国安徽省霍邱县户胡镇中心小学,有一位董艳老师参加了“新教育种子计划公益项目”,成为了新教育种子教师。

就在她的班上,有一位智力缺陷的女生。 因为这个女生在听董艳老师晨诵诗歌时,眼里闪过一道亮光,从此董艳老师就坚持每天上学时,单独为女生读一分钟诗歌。 在坚持了800多天的新教育晨诵后,这个有智力缺陷的女孩,竟然自己亲笔写出了一首诗——

大姐上,

人多少了,

我就只到是心年来了。

没花开了,

一文,

我就只到是心年来了。

按照正常的写法应该是:

大街上,

人都少了,

我就知道是新年来了。

梅花开了,

一闻,

我就知道是新年来了。

就这样,在我们新阅读研究所的研发和推广下,被这正确的阅读内容和阅读方法滋养着,一个又一个生命在阅读中苏醒。

除此之外,我和新阅读研究所同仁还开发了“经典共读戏剧课程”(即新教育生命叙事剧)、“童书电影课程”、“图画书阶梯阅读课程”(即新教育“听读绘说”课程),这些课程都成为不同年龄的儿童激发阅读兴趣的入门阅读活动。

05

创建组织推动儿童阅读

一花独放不是春。仅仅靠我一个人来推动儿童阅读,力量再大也是杯水车薪。

真正发挥力量,最终不是靠个人,而是靠一个又一个的群体。

如果说我能够在儿童阅读推广上取得一点成绩,也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群体。

1993年,我推进大学生阅读时,我是苏州大学教务处处长。当时,就有教务处的老师们和校内外的专家们与我一起行动。

2000年,我和我的博士生以及一群中小学骨干教师一起,成立了新教育实验课题组,共同探索儿童阅读。

2010年9月,我直接推动的新阅读研究所在北京成立。这是新教育实验旗下唯一的阅读研究推广专业机构。从最初的书目研究,到后来的中国童书榜评选等系列工作,已经成为学术界公认的中国最好的阅读推广机构之一。

还记得2012年底,在我毫不知情之际,突然从《中国新闻出版报》上发现评选了四个推动阅读的年度机构和年度人物,我担任名誉所长的新阅读研究所和我本人,都榜上有名,占了半壁江山。

其中,给新阅读研究所的致敬词写道:“新阅读研究所……致力于在学校与家庭之间、阅读与教育之间、成人与孩子之间搭建桥梁。”给我的致敬词是:“从央视全民阅读晚会现场到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到以一己之力推动新阅读的朱永新怀着激情、循着理想行走在新教育实验和阅读推广的道路上。通过倡导‘晨诵、午读、暮省’的阅读生活方式,他使中国教育充满活力。”

2010 年 12 月,我参与发起的江苏昌明教育基金会正式成立。这是新教育实验的专属基金会,因此也是一个以推动阅读为核心工作的基金会。目前新教育基金会已在全国捐赠新教育童书馆222间,捐赠新教育完美教室图书角180间,受益师生超过31万人。

2019年9月28日,我又和一群推动全民阅读的中国专家学者,共同成立了“中国阅读三十人论坛”。这是一个高端、权威的阅读学术研究论坛,是民间的、非营利性的独立智库,致力于推动中国全民阅读的深入持久开展。论坛中的其他成员,每一个人都在结合着自己的专业领域开展阅读推广工作,大家在各自的专业阅读推广领域,有着比我更多的行动、更多的成效,当然,每一位成员都特别重视儿童阅读。

正是因为有了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的机构,原本各自行动的阅读推广人才集中到一起,才团结在一起,才有了更大的力量、更多的智慧,在阅读推广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稳,更持久。

06

呼吁政府推动儿童阅读

儿童阅读,需要政府自上而下的推进。

2003年,我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从这一年开始,我连续18年在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大会上,围绕阅读,提出了几十个提案建议——

呼吁建立“国家阅读节”,把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建立国家阅读基金,成立国家阅读推广委员会,加强社区图书馆建设,把农家书屋建在村小,给实体书店免税,国家领导人带头做阅读的模范,打击盗版、繁荣网络文学、加强农村中小学图书馆建设……这些关于阅读的提案建议,记录着我这些年为阅读的鼓与呼,为儿童阅读的努力。

在我和诸多同道好友的呼吁建议下,中国的全民阅读得到了越来越全面迅速的发展,几乎每一年都有新的重大决策,由政府积极推进——

2000年,中国知识工程领导小组把每年的12月定为“全民读书月”。

2006年,中国多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书》。

2012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将“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纳入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

2014年以来,“倡导全民阅读”已经连续多年写入中国《政府工作报告》。

2017年6月,中国为全民阅读有了多项立法,比如《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等等。

2020年,中央宣传部印发《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全面部署深入推进全民阅读……

所以,我完全可以说:在当下的中国,阅读行动逐渐成为一种社会风尚。

2021年4月,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从未成年人的图书阅读率来看,2020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3.4%,较2019年的82.9%提高了0.5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中国的阅读行动,从儿童阅读正在向社会各界迅速展开。2020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汪洋主席的直接关心和推动下,全国政协在移动履职平台成立了“防控疫情读书群”,我很荣幸地成为读书群的首任“群主”。这一年多来,“读书群”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们的智慧碰撞之所,我也因此荣获了“2020年度全国政协委员优秀履职奖”,给我的颁奖词中写道:“耕好读书田,书香伴履职。他是全国政协委员读书活动的探索者、首位群主,引导委员投身‘书香政协’建设……”我在委员中,也不断呼吁:作为委员,我们自己的一举一动会被身边人看见,所以,我们每个人爱读书的委员,就是一位阅读推广人。

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一本又一本书,记录着不同的世界。我们在物质与精神的世界中穿梭而行,书把我们心中的美好唤醒,又赋予我们能力去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书籍是岛屿和岛屿之间的桥梁。正是图书,正是那些伟大的书籍,把个人和他人,把书里书外,把事件与人物,紧密联系起来。

儿童阅读推广,则把成人和儿童紧密联系起来,让我们的精神世界得以更加开阔,能够接受成年的责任与挑战,不忘童年的纯真和勇气。

儿童阅读让儿童的精神世界变得更为美丽。我们作为阅读推广人,也要用儿童阅读去塑造儿童美好的人格,更要用儿童阅读去创造这个世界的美丽未来。

最后,借此机会,我要特别感谢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感谢为了国际儿童阅读而奔走的张明舟主席、lizi秘书长等人的耕耘,感谢爱阅基金会对国际儿童阅读工作的倾力支持。我还要感谢新阅读研究所、中国阅读30人论坛以及在儿童阅读推广第一线的新教育同仁。我更要感谢我的祖国,感谢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我相信,儿童的心灵,正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好写照。把最美好的东西给最美丽的童年,本身就是最美好的生活,也一定能够建设更美好的中国和更美好的世界。儿童阅读将为世界各国人民的沟通了解,奠定最牢固的根基。在全球化的时代里,我们的孩子将让我们每个国家的人民都真正心连心,共同创造美好未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评论

0
暂时没有评论,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