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Image sina_edu 23-01-12 08:09    18阅读  0评论  0收藏  

  每天早晨8点25分,就读于香港路德会吕祥光小学五年级的郝俪雯,会准时坐在深圳家里的电脑前,开始一天的课程。这样雷打不动的生活,郝俪雯过了整整三年。

  按照往常,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妈妈的陪伴下,在陆路口岸完成过关程序后,登上等候在外的校巴,与其他跨境学生一起驶往校园。

  根据官方统计,在2021至2022学年,像郝俪雯这样就读香港幼儿园及中小学但居于内地的学生逾1.8万名。

  郝俪雯有着颇长跨境学童的生涯,从幼儿园中班起,她便跟随妈妈从北京千里迢迢来到深圳,并入读香港学校。然而这样的跨境读书生活随着疫情突袭戛然而止,只剩下眼前的一方屏幕。

  据郝俪雯妈妈说,尽管老师们都很关心跨境学生,也会通过微信和电子邮件保持联络,但是难免在发放学习资料和课本、递交作业和批改等方面存在延迟,“有时候明天要上课,但是课本还没拿到;或者孩子写完作业交给老师,但是老师忙得忘记批改。”这些都难免导致学习进度的滞后,于是学习成绩曾经优异的郝俪雯便掉了队。

  对于郝俪雯而言,在这三年里如影随形的还有孤独。学校每年都会分班,“五年级的很多同学、老师我都不太认识了。”将这种仿佛“局外人”的感受更具象化和放大的是体育课,“老师和同学们会下去到操场,但屏幕上我看不到他们,只有老师放的视频,讲解本节课知识和技巧。”郝俪雯说,那个时候就像一个人留在教室里,空荡荡的。

  郝俪雯妈妈每天看着女儿孤独地坐在电脑前上课,“确实很艰难,跟老师互动不了,跟同学玩不了,在她这样的花季年华,没有校园生活,失去得太多了。”说到这里,她不禁潸然泪下。

  为了给孩子一个愉快的童年,郝俪雯妈妈给女儿在深圳报读了很多兴趣班,以弥补女儿缺少同学玩耍的缺憾,“让她放松、调节一下。”

  过去三年间,郝俪雯妈妈也曾数次动摇,是否要像一些家长一样将女儿转学回来深圳,“我们家长经常聊天,大家都很焦虑,一些人已经放弃了,让孩子转学回深圳。”然而这同样带来课程衔接、学习进度是否能跟上等一系列问题。权衡利弊后,郝俪雯妈妈下定决心,再等一等。

  回想那段日子,“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而眼前即将于7月到来的呈分试(决定能否选入优秀中学的系列考试),又像一座大山压在眼前。

  所幸时隔三年,香港与内地终于恢复了两地人员正常往来。按照最新“通关”安排,跨境学童春节后将恢复来港上课。学校也已发布通知,让跨境学生尽快办理出入境手续,做好准备。“我那天看到消息真的很激动,我就希望赶紧让孩子能够上学,孩子欠缺的确实太多了。”一心陪读的郝俪雯妈妈在苦守三年后,终于盼到了破晓。

  郝俪雯也很兴奋,返港后她最想做的就是先跟新同学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她记得学校4楼有一个花园,里面有些花花草草,还有很多长椅长凳,过去她常与朋友们在那里玩,或许下一回再去那里是带着结识的新朋友们。她也想再买两串鱼蛋吃,那是一直让她牵念的港式味道。(完)

评论

0
暂时没有评论,抢个沙发